藿香同学

深知身在情长处。

<赤司征十郎×你>金平糖

乙女向,CP赤司征十郎×你。
雷者慎入。
祝食用愉快。

-
仍是春寒料峭,早樱就已盛放,满树满枝皆是绚丽的红粉,将这片澄澈明静的天空抹上了梦幻的色彩。粉嫩而温柔,像是你心底最柔软的一角。
花瓣飘落在通往帝光的路上,莫名的,心底有什么被触动了,泛起了圈圈涟漪。

结束了在帝光中学的初中后,你顺其自然地升入了高中部。
阿征去了京都的洛山高校,与你已不在一处。这样的日子并不总是甜美的,但是,你不可能阻碍他去洛山高校。那样的名门与帝光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饶是再任性的人也懂得这一点。
毕竟他是财阀家的少爷,是需要仰视的大人物。在你心中,你只是他璀璨耀眼的人生中一个匆匆的过客,短暂的温暖已是奢侈,不敢奢求和他并肩而行、偕老白头。
哪怕这正是他所渴求的。

教室里。
阳光透过明亮宽敞的落地窗,映照在你手边那罐晶莹剔透的金平糖上。彩虹色的糖粒,像是天上洒落的星星尘屑,明晃晃的。
偶有同学或惊羡或同情地问你那罐糖是哪来的,你都一一笑着答了。
其实也心知肚明。
惊羡者,多半是羡慕你的好运气,与赤司不在一个次元,却能得到赤司的青睐;同情者,多半是以为你已经和赤司断了联系,嫁进财阀的美梦再没有资格做了。

那罐金平糖,是离别时他赠与你的最后礼物。
你向来羞于在赤司面前展露孩子气的一面,那些稚气得连自己都觉得好笑的喜好,自然是不曾透露一丝给赤司的。不知他是从哪里得到你最爱吃金平糖的消息,竟然在暑假的一次篮球赛上约你出来,当面交给了你。
他可是赤司征十郎啊,有什么瞒得过他。

当时的你羞愧得无地自容,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谁知他竟蹲下身,绯红的双眸定定地直视着你,剔透的眸中只有你小小的影子,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人。
分明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姿势,他做起来竟显得谦卑儒雅,有种大家公子的风范。你心生感慨,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,就算他卑微到尘埃里,骨子里的气质却是磨灭不了的。
“很可爱。我喜欢你,所以会全盘接受你的一切。这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。”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独有的沙哑,配上他温柔醉人的嗓音,不但不难听,反而像是绒绒的羽毛轻轻落在你心上,痒痒麻麻。
噗通噗通。心跳如鼓。

再回神时上课铃已经响了。
你悄悄下定一个决心。
是的,你不会再逃避了。回去之后就写封信给阿征吧。

“此朝一别已有数周。阿征还安好吗?哈,我大概是又忘了,胜利之于阿征,和呼吸一样理所当然。”
一边咬着笔头一边斟酌着用词,废纸篓里满满当当是作废的信。你不是不擅长沟通,只是——
“觉得写在信上的话要格外郑重有意义。怀着这样的想法,却一不小心又写了废话。但是阿征啊,我已经扔了20多张信了,所以不要嫌弃这封哦。”
“我的字还是没有你的洒脱清俊,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啊?以及,阿征要注意休息。明明是个天才,何必要这样折磨自己。我的思维是不是跳转得太快了?”
“不过这也没办法。毕竟习惯了和阿征这样的高智商聊天,不管说什么你都反应超快,所以我改不过来了。”
“想说的话很多,在信里却又倾诉不尽。刚要提笔,脑子就空了。”
“不管怎样都想得到阿征的回信。见字如晤,不甚欢喜。”
跟随着信一同寄去的还有一罐金平糖。

一天后,回信便来了。虽然已经习惯了赤司的天才,你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惊讶。
拆信的手因喜悦而颤抖起来。明明寄信的时候平静得很,接到回信还是不可避免地忐忑不安。郑重而珍惜地拆开信封,里面是一罐亮晶晶的金平糖,瓶身扎着你最喜欢的红色丝带。一旁的信纸散发着清幽的兰花香,少年矫若游龙的字体赫然呈现其上:
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”